成功大學大紐約區校友會(www.ckuaagny.org)
電子郵件  ž 
FAQ 常見問答集  ž 
登入  ž 
回首頁

成功大學
成功大學校友全球網站
北美洲成大校友聯合會暨基金會
大紐約區校友會Facebook
大紐約區校友會Facebook 粉絲專頁


校友園地
Wednesday, November 20, 2019 
校友園地 2002 2003
2002 2003
周俊良:慶校慶 南臺行


慶校慶 南臺行


周俊良(電機1951)
發表於大紐約區校友會2002年年刊


時間過得真快,會長又來催稿了。在電話裡我猶豫要寫什麼好,會長提醒我,我的「慶校慶、暹羅行」似乎還沒有寫完,令我想起在高雄、台南的我見我聞,尚可作為其他學長大作之補充。

有關在南台灣幾天活動的報導,都已有鄭恆壽、湯立恆等諸兄以生輝的妙筆翔實描繪,而令未與我等同行者讀來都覺得嚮往不已。而我現在所要「補」充者,則多是我個人的見聞與感受,也許會讓人對我產生一個「老蕃癲」的印象。

先讓我從泰國曼谷抵達高雄小港機場說起。

一廂情願乘無車

那天我們一行五人盡興遊罷暹邏,帶著疲乏的身軀卻無比興奮的心情,在深夜飛抵闊別已久的南台灣,下得機來一切順利出了關。我們五人中有大紐約區校友會的前後任兩位會長和兩位年逾古稀(其中我是特為慶祝自身畢業五十週年而回)的「老」校友,雖然足可受得起「接機」禮遇,但不曾有此奢望,何況也未向主辦單位有個此一「上奏」。自然,要如何到達旅館,只得仰賴漢來飯店的服務。好不容易找到了漢來的司機老爺,相詢之下,才知道我們並不在他「要接的名單」之內,要我們自行設法,連打個電話向漢來交涉一下的意願都沒有。程會長緊急聯繫卻仍無頭緒,司機老爺見我們走頭無路,大發慈悲前來說他的車尚有三個空位容我們搭乘。五人小組緊急會議決定,愚夫婦與光新兄乘漢來車先行,會長伉儷則隨後雇計程車來到。當時講好計程車車資由三家分擔,家祥兄為怕我們裹足不前,還信誓旦旦說「這筆帳」一定要跟我們「算」清楚的,可是到現在他還沒給我們有清理「債務」的機會,真不知道這位從事貸款事業的專家,將要怎麼樣清算我們的利息?

寶島行路自求福

第二天一早,為要解決在泰國被我摔壞的照相機問題,和老伴去逛漢來飯店附近的大街;沒想到一踏上一條寬闊、繁華的馬路,令我對謝長廷的惡劣印象,轉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彎,從心裡發出讚嘆。太座在前面走著,不料我嘴裡 WONDERFUL還沒說完,不由自主地向前蹼下;她突然覺得我沒有了聲音,回頭一看,只見我著著實實來個五體投地,正扒在那裡狗吃屎;她急忙回身想把我扶起,可是一方面我身價太重她拉不動,另一方面我是實在已動彈不得,需要就地「舒坦」一番。此時在騎樓下坐著擺龍門陣,或設攤做生意的,都坐在那裡對我發出同情、「慈悲的忠告」,叫我「以後」走路要小心˙˙。親愛的在美國住慣的校友們也要小心哦!請別忘了美麗寶島城市騎樓下的「人行」道,還是和一個甲子前一樣,每個店面高低都是自定標準的;公有或共有段帶之高矮更是沒人過問。尤其要注意的是,如你不小心跌了跤,在祖國不像在美國是可以告政府的。所以我們這批假洋鬼子出門在祖國只有自求多福了。

我的角色路人甲

以我個人年紀、身體、乃至經濟條件而言,要出遠門,總不能說走就能走得了的。此番世界成大校友第三屆嘉年華會,要趁在母校成立七十週年校慶前夕在高雄舉辦,因正逢我畢業五十週年,而我對母校有深厚的特殊感情,同時老伴也是比我低一屆的「老」校友,所以毫不遲疑地在頭一年就盤算著要不辭辛勞,遠渡重洋去參加這一畢生難再的盛會。

我年逾古稀,且已畢業整整半個世紀,在當天的校友會中,雖然不是唯我獨老,但應該已屬於「稀有族群」。本來我想既是校友會,在諸校友中論輩份,像我等既達某個特殊階段(剛正好畢業五十週年)的稀有動物,總會被唱出名來亮個相,以示承先啟後而敬老的傳統美德。可是不幸我們只在這幕熱鬧非凡的活劇中當了個來自紐約街頭的「路人甲」的角色,大有我這張「老」熱面孔,長途跋涉跑了去,只是貼了一下冷屁股的感覺。

自作多情討沒趣

在嘉年華會中,因為節目多、時間短,像我們這等沒有「成就」的老人之硬擠上個「路人甲」的腳色,已經算是拜了因為我曾是貨真價實的校友之福,要「賣老」,只好寄望於第二天在母校的校慶會上了。 既是母校的七十整壽校慶,我原想,我們畢業整整五十年的老校友,在慶祝會上應該有個把代表上去致它一個辭什麼的;因為,雖然像我等不曾有過多大出息,但在整個校「史」上卻還是有他一席地位的;試想要不是當年在「大禮堂」(後來改稱小禮堂乃至現稱的格致堂)有我們的驪歌初動,今天的成大校史就肯定是另一種寫法。 我之特別強調對畢業「五十」週年者要有所「禮遇」,或許有人要說我是出於自私,其實我是說,「五十」是個半百的大整數,一個畢業了半世紀還健在且能到場參加母校校慶會的到底為數不多了。假使母校能在慶祝大會上不將他們忘記而讓他們亮個相,他們會感到母校的溫馨,而在兒孫面前亦可更大聲去「話當年」;同時對後期,尤其在校同學,亦富相當教育意義;可惜這次籌備會並沒有這樣的安排,只給我們這些老阿伯(那時還


慶校慶 南臺行 (二) (劇終)


周俊良(電機1951)
發表於大紐約區校友會2002年年刊


「路人甲」的自白

在烤肉大會時,不止一人問我,在上一期中我所說的「路人甲」是什麼意思,使我十分詫異;但我也意識到這幾位校友,一定是用功讀書而很少看,甚至根本沒有看過話劇、電影、或電視劇的乖寶寶;至少,他們從來沒注意過所演出的戲劇當中的CAST,也就是所謂卡斯--「演員表」。

通常我們從一齣戲劇的「演員表」中可以看出,什麼人飾演什麼角色,凡參加演出的都會榜上有名,排名次序則以角色重、輕依序由上而下;主角當然排在前頭,配角次之。如戲中有街頭景象,還會有路人行走。在行人中凡由劇務所安排,而在鏡頭前可以分辨得出來,或有個市井小民的動作,或出點聲音的,在演員表中就被列名為「路人」;如果有二人,則一名為「路人甲」,另一則名為「路人乙」;不是由劇務所按排的路人,則是不予列名的群眾。

在一般所謂文明戲劇中列名的「路人」,他的重要性正好像京戲中的跑龍套。其實,我在這次「慶校慶」這齣大戲中,自命為「路人甲」還是高抬了自已,充其量只能算是個「群眾之一」。因為在整個演出中,有我與否並不重要,也沒人知道我的存在。用自己的照相機請熟人照幾張以校慶舞台做背景的相,只是想回來後選來做聖誕卡,以向親朋好友炫耀我曾遠渡重洋不辭辛勞到那裡一遊過。

在上一期通訊中我挖空心思用「路人甲」來描繪我在這趟校友會中所被派的角色,為的是希望後來者能體會到「老人」的感受與期艾;孰料,登出後居然有人不瞭解「路人甲」的寓意,使我十分的鬱卒,而頗有措折感。原來我是想藉「路人甲」的名義將我憋了一肚子的鳥氣放它個舒暢,誰知道聞者並未覺得其臭,而只覺得它是一種莫名的異味而已,豈不叫我更為悶倒?

讀者既然不明其意,當然無法領悟、體認到「路人甲」的真諦。我不怪這些乖寶寶,他們的確PURE得可愛;我現在再次藉機「自白」,是希望本刊上達天庭的時候,也能讓天官天將能聞到「路人甲」的鳥氣之臭。

校「友」不「友」善

幾屆世界成大校友嘉年華會開下來,有目共睹的是旅居馬來西亞的校友們對母校的熱愛,表現得最為誠摯、感人。這次也不例外,以來自島外的代表而言,他們的團最大,情緒最為高昂。他們多數是當年回國求學的僑生,學成回僑居地後,在諸多的打壓、歧視,(例如,當地有些單位不承認我校學歷)之下,堅苦奮鬥,在那裡成家立業。在那裡的校友都很團結、互助,均以身為成大校友為榮,對母校的感情,尤可不言而喻。這次嘉年華會要在與母校咫尺之距的高雄盛大舉行,他們有的帶著老婆孩子前來參加此一盛會,為的是第二天慶校慶時,可向太太和兒女們炫耀他當年所苦讀的母校是何等偉大。

這次母校七十壽慶大體上開得有聲有色,在校史編篡大老爺筆下大可歌功頌德一番,但對某個來自馬來西亞的校友卻留下個不可磨滅的惡劣印象,也帶回一個疑問號?這個故事是他在校慶成大之夜晚「宴」上所發生的。那天我們大家所享用的「宴席」是主辦單位精心安排的傑作,他們將台南所有有名的路邊攤,請到了母校的水工試驗所為大家製作道地的台南風味小吃,這種別出心裁的安排,讓大家回到了當年,當然博得了大家會心的一笑。

在每一桌每個座位前都放了一瓶汽水,它是已經半世紀不見的「彈珠」式的瓶裝汽水,年紀稍輕的校友沒見過,僑生們,尤其來得稍晚的僑生更是沒有見過,當然也不知道如何開來飲用;當著老婆孩子正尷尬的時候,有位校友順手為他打開了。當他向那位幫忙的校友道謝時,一位原先很不友善搶他位子的校友帶著奇異眼光諷刺地問他「你是中國來的?」,他經此一問,真不知如何回答是好?這問題實在問得太「高深」,害他一夜沒能好睡。第二天早上在高雄漢來飯店吃退房前的一頓早餐時,他說出這樣一個故事,最後還加了一句「我看以後也不要再來了」。

我是畢業了半個世紀,也是從中國來的老校友,除了幫他罵一句國罵三字經外,還能說什麼?除非我也以後「不再來了」,但是我辦不到,因為我對母校的感情實在太深了。
關於我們 | 最新公告 | 校友會活動看板 | 校友會活動照片 | 校友會動態 | 校友動態 | 校友園地 | 校友互動社群 |
母校動態 | 就業機會 | 贊助校友及廠商 | 網站連結 | 會員專區 | 網站導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