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大學大紐約區校友會(www.ckuaagny.org)
電子郵件  ž 
FAQ 常見問答集  ž 
登入  ž 
回首頁

成功大學
成功大學校友全球網站
北美洲成大校友聯合會暨基金會
大紐約區校友會Facebook
大紐約區校友會Facebook 粉絲專頁


校友互動社群
Monday, September 16, 2019 
留言型錄 : 海峽兩岸競合
* 
" 《與龍共舞》十億顧客的商機與挑戰 "
 
joeting88
熱帶魚

來自: NJ East Hanover
成員自從: 2004-02-28
留言日期: 2006-04-12 01:29 AM    電子郵件 (Email)    最後修改: joeting88
《與龍共舞》十億顧客的商機與挑戰

《與龍共舞》這本書是想說明在中國做生意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在這部兼具歷史縱深,以及國際政治經濟視野的近二十萬字書中,作者透過從高層領導到草根民眾、與成功的中國企業第一手採訪與觀察,細膩描繪出在中國做生意的圖像。

文/陳明通(本文作者為前陸委會副主委、台大教授)

這是一本值得向國人推薦的好書。長久以來,國人習慣用「統獨框架」去看待近二三十年在中國大陸所發生的諸多事情。站在「統」的立場者,因為希望中國最終能夠統一,因此總是以較美化的鏡頭或寬容的思維去看待這些事情;站在「獨」的立場者,因為深深感受著中國要併吞臺灣的威脅,因此一直以一種不關心、不想看,甚至厭惡的心情去對待對岸所發生的事情。

本書的作者是一位美國人,雖然曾經在臺灣住了兩三年,並把臺灣當做前去中國大陸的跳板,在臺灣工作並學習中文,也經歷了臺灣解嚴前後政治狂飆的年代,可以說對臺灣並不陌生,但是後來長期在中國大陸工作,並出任在中國的美國商會會長。因此,作者可以完全擺脫統獨的框架,代之以一種「在商言商」的務實角度,去看待中國的經濟改革開放過程。

根深柢固的「反帝」情緒

但是作者是一個西方人,他深知近代東西方在中國的首度接觸,就是因為英國人要敲開中國的「生意門」而引起,後來的發展就是眾所周知的「船堅砲利」與「割地賠款」,甚至差一點淪落被瓜分的「非洲大陸」命運。因此,作者深知中國人這種反西方帝國主義的民族情緒,雖然已經經過了兩百多年,但仍然埋藏在內心深處,成為中國人集體性格的一部份,隨時都可能會反應出來,特別是當中國人與西方人談判的過程中,這種心裡情結可以說是處處可見。

因此他在本書的一開頭就用專章描述這個心理情結形成的過程,特別提醒想跟中國做生意的西方人,千萬不要冒犯這個「政治正確」。

接下來作者用六個專章,說明了中國在經濟改革開放過程中的六個故事,每個故事都很精彩,也很有代表性。其中摩根士丹利與中國建設銀行合資成立「中國國際金融公司」的故事,說明了外商與中國搞合資公司的典型問題。

賴昌星的故事說明了改革開放過程中貪污腐敗的嚴重性;道瓊社及路透社為新的經濟資訊與新華社一路鬥法的故事,說明了中國在融入世界資本主義體系過程中,即使再「鐵桿」地訊息控制部門,也有不得不讓步的時候。

麥道飛機製造公司在中國投資設廠的故事,除了說明了西方大企業與中國高層的權力遊戲外,更點出了美國商業利益與國家安全部門的鬥法;澳洲媒體大亨梅鐸與中國解放軍出身的劉長樂合作進入中國的例子,說明了共產黨堅持資訊管制所面臨的國內外挑戰。

中國電信的故事說明了「電信沙皇」吳基傳,如何在短短幾年內打造全世界最大的電信網絡,但也遭受「小蝦米」的挑戰。

面向中國的機會與挑戰

總結作者這麼多年「與龍共舞」的經驗,比較是以「機會-風險」的框架來看待這些問題。他想告訴讀者,到中國大陸做生意有的是機會,它是世界對大的工廠,也是世界最大的市場,中國人有很好的生意頭腦,是典型的經濟動物。假以時日,中國市場有可能主導或設定資本主義世界的遊戲規則,任何資本家及大企業如果少掉中國拼圖上的這一塊,整個企業拼圖不僅不完整,也有可能失掉全局。

但是到中國生意也有不少風險,包括結構性的貪污問題,受西方迫害的民族主義情結,商業利益與核心技術或Know How被學習走的問題,母國經濟利益與國家安全相衝突的問題,主要資本主義國家在中國相互競爭,甚至被中國各個擊破的問題等等。

對臺灣而言,如果你不認為自己是「龍的傳人」,而是「蕃薯的傳人」,那麼本書作者所提到西方人「與龍共舞」的經驗就很值得注意,因為他們的遭遇將會是你的遭遇,而你的困難與嚴重性則可能數倍於他們。

如果你自認為是「龍的傳人」,那麼你將概括承受作者所提到十億人與西方這二三十年做生意的情緒與經驗,開始不那麼喜歡這些西方生意人,並對中國的改革開放驕傲起來,不過要提醒你的是,即使有這樣的心情,不要忘了在大陸有人戲稱你是「台胞」、「台巴子」、「呆胞」背後的深層意義,這時候仔細詳讀這本書就顯得非常有意義了。總之,趕快去書店買這本書來看就對了!

以下為《與龍共舞》精采書摘

我第一次來到中國時,鄧小平的改革開放剛剛開始。一九八五年,我與當時在泰國一家難民營工作的姐姐莉莎結伴,開始了六個星期穿越中國的背包之旅。

當我回美國時已經深信,中國必定會在國際舞台上崛起,而這也將是我一生遇到的最大經濟事件。哄妻子凱茜相信台灣「就跟夏威夷一樣」後(我從未去過台灣,但知道那裡的石化廠比鳳梨園多),我們夫妻在一九八七年初賣掉了全部家當,一人拎著兩個行李箱飛到台灣,找了一家破舊的基督教女青年會住了下來。當時的計劃是,在三十三歲的「高齡」先學中文,然後前往中國大陸。

我在中國四處旅行,親自體驗了共產黨的官方效率,也親眼目睹了他們私下的務實。所到之處,從狂沙蔽日的青海到潮溼悶熱的廣東,當地從上到下各級黨政官員都滿口重複著黨的最新精神。然而政治過場走完,談話就總會轉向做生意。

我發現人才浪費在這個國度裡隨處可見:替我拿包的賓館服務生有經濟學位,替我開車的計程車司機竟是受過嚴格培訓的工程師。然而,對發展的渴望已經讓這個國家迫不及待了。

天生商人

我發現,雖然經過了四十年的共產主義運動,中國大陸人骨子裡卻和港台同胞一樣,都是不折不扣天生的經濟動物。

我在第一次到廣東省做採訪的途中,認識了一個叫曹兵(音譯)的人。在北京飛往廣州的飛機頭等艙內,他就坐在我旁邊。這個人個子不高,一臉鬍子,頭髮也亂糟糟的。他穿了條藍色牛仔褲、一件破了洞的綠色套頭衫和一雙破破爛爛的耐吉球鞋。

起飛時,他把一個黑色運動包緊緊抱在懷裡。旅途中的大部分時間,他都拿著個小計算機狂按不休,並把結果記在空香菸盒上。沒和他聊天之前,我以為他腦子有點不正常。

曹兵住在廣州機場旁邊的金英雄按摩中心。他說自己一個月當中有二十五天都在全國各地飛來飛去。他壓低嗓音告訴我,懷中的運動包裡面裝著兩萬美元。中國當時還沒有官方的外匯交易系統,所以曹兵就在按摩中心建起了一個全國性的外匯交易網。

他在十多個大城市裡都雇有街邊外匯交易員,俗稱「黃牛」。這些人一般都守在賓館門外,用人民幣和外國遊客交換美元。曹兵靠著不同城市間的黑市匯差賺錢。他和同夥滿中國飛,哪裡美元價格高就賣出去,哪裡低了再買回來。這個四十五歲的男人只上過初中,過去是在西部偏遠省分雲南種菸草的農民。

不久以後,我又在上海碰到四十來歲、自稱楊百萬的鋼廠工人。他嘴裡的壞牙不少,但腦袋裡的大買賣更多。他只讀過九年書,就以上海法租界一家破舊電影院裡的咖啡館為基地,一年內能賺到當時絕對聞所未聞的十萬美元。

楊百萬是靠收購工人手中的國債發的財。中國政府曾經向工人強行攤派國債,以抵做工資的一部分。他以極低的價錢從偏遠縣城認為國債不過是些廢紙的工人手中買來國債,然後拿到上海新成立的國債市場上拋售,賺取大筆利潤。

曹兵和楊百萬賺錢的方法雖說原始,他們率先使用的經商竅門卻直至今天還在中國通行,只不過形式更複雜一些而已:鑽改革進程中的空檔,利用國有經濟和私有經濟雙軌制造成的差異獲利。

一切向錢看

中國從共產主義過渡到擁抱資本主義的速度並不應該令人吃驚。在這個國家,等同於西方人 「聖誕快樂」的新年賀詞是「恭喜發財」。

由於十年浩劫和腐敗摧毀了中國人對政治體制的信任,改革開放又使得百姓面臨不斷的變遷,許多中國人只好把全部的信任給了錢。向我直言不諱挑明這一點的,是武漢一個走私香菸的小夥子。

我是在武漢開會的空檔中,在街上閒逛時認識他的。這小夥子姓楊,二十九歲,穿得邋裡邋遢,一臉的憤世嫉俗。一週前,兩名警察在試圖勒索街邊小販時被人開槍打死。我告訴小楊我是美國人後,他以報喜的口吻向我講述了這起槍擊案。

「美國很棒,因為槍讓人人平等。」他說。「在中國,自由就是口袋裡有錢。」他衝我晃了晃一疊足有十五公分厚的五十元鈔票。「在中國,有錢就是大爺,沒錢就是孫子。」

為人民服務

了解了中國人的文化積習,我也就不為在中國從未遇到過任何真正名副其實的共產黨員感到驚奇了。真正的共產黨員應該對廢除財產私有及「各盡所能,按需分配」哲學抱有堅定信仰。

毛澤東思想依舊是中國官方意識形態的核心,以自我犧牲與艱苦樸素為核心的「延安精神」是中國官員對外宣稱的理想。中國共產黨近來已修改黨章,明文規定將保護私有財產,並強調自己不僅是工人和農民階級的先鋒隊,還代表中國先進生產力的發展要求,代表中國先進文化的前進方向,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大多數共產黨官員的處世哲學,都可以用「口是心非」來概括,也就是說一套做一套;因為共產黨相信,不這樣就會有不利於社會穩定的風險。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門事件既是悲劇,也是轉折點,根源在於共產黨內部保守派和改革派間存在巨大分歧。保守派贏得了這場戰役,卻輸掉了整個戰爭。

天安門事件之後,共產黨加快了私有化和市場改革的進程,因為天安門中喪失的民心,只有透過迅速提高人民生活水準才能挽回。

然而,相當現代化的體系卻依舊以古老的傳統和經驗為根基。統治中國的依舊是歷史悠久的文化,而非其他。這一點只要看看共產黨內政治精英手中的財富就可見一斑。這些人不斷積累財富,為的是讓親朋好友能持續站在市場經濟的金字塔頂端。沒有人公開承認,但私底下人們都相信,共產黨的高幹子弟會利用他們的地位和關係賺錢。

 



下一則下一則
關於我們 | 最新公告 | 校友會活動看板 | 校友會活動照片 | 校友會動態 | 校友動態 | 校友園地 | 校友互動社群 |
母校動態 | 就業機會 | 贊助校友及廠商 | 網站連結 | 會員專區 | 網站導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