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大學大紐約區校友會(www.ckuaagny.org)
電子郵件  ž 
FAQ 常見問答集  ž 
登入  ž 
回首頁

成功大學
成功大學校友全球網站
北美洲成大校友聯合會暨基金會
大紐約區校友會Facebook
大紐約區校友會Facebook 粉絲專頁


校友會動態
Saturday, September 21, 2019 
校友會動態 2006活動
2006活動
2006-05-19 靈魂的盛宴
記成大57、58屆旅美同學校友聚會

靈魂的盛宴

記成大57、58屆旅美同學校友聚會

俞爾稔(化工1958)

 

2006年5月19日我們這群七十歲上下的“老翁”和“老嫗”在部份年輕的學弟、學妹和朋友的陪同下一行43人從Las Vegas出發,展開了由58屆建築系校友主辦的成大校友大西部之遊。起初就聽說此行有特別美麗的風景,五天旅遊下來,美不勝收的風景遠超出想像以外。眼睛是靈魂之窗,故稱此次旅遊為靈魂的盛宴。

 

 

Friday May 19, 2006

 


早上九點在Las Vegas的Hotel Riviera集合。遠住在洛杉磯的洪鍾釗和楊以平同學夫婦還特地趕來和我們見面和送行。上了15號公路四個小時後,大家的心情都有點煩燥,怎麼還祇看到點綴著一些小綠樹的砂礫式沙漠。風景在那裡?目的地怎麼還沒到?遠處看到了一脈紅色的山峰,我想那肯定是我們要去的Bryce Canyon。果然,穿過紅色的斷崖時我們已被崖上那些被風化的人形石的奇姿吸引住了。錢寧娜同學講:真好看。


Bryce Canyon National Park在猶太州的南邊。它獨特的風景是在峽谷中滿佈了千百個像人樣的風化石。由於風化石頂上的紅色已被雨水漂白,一個個排列整齊得如頭包白巾的西安秦俑,陣勢之浩大令人觸目驚心。由於我們當晚還要趕去三小時以外的Page,我們僅能在兩個景點拍些照片,沒有機會去看其他有各種造形的風化石,留下了一些遺憾。

進Page以前,路邊出現了不少狀似蛋糕的小山丘。紫紅色的條紋夾雜在灰白色的山石中煞像巧克力蛋糕,令人頓時口水直嚥。

 

Page城和Lake Powell是當年在Glen Canyon築壩時形成的。目前每年有一百五十萬遊客湧進這個人口才八千的小城。成大58屆建築系校友趙恆生同學在此經營旅館業多年,擁有多家旅館,我們就借宿在他的Super 8 Motel。恆生夫婦熱誠好客,年年有成大同學來打攪,使Lake Powell在成大同學中名聲卓著。

Super 8 Lake Powell
649 South Lake Powell Blvd.
Page, Arizona 86040
Tel: 928-645-5858
Fax: 928-645-0335

 

Saturday May 20, 2006

 


第二天的節目是遊Lake Powell。一大清早出發,八點就到了碼頭。游船可載約60人,而我們一團就已占了大半船了。Lake Powell在Colorado 河上游,湖身狹長,支叉極多。兩岸均是被億萬年風雨侵蝕後殘留的奇山,在晨暉中發出莊嚴的紫紅色。無一不是美景,無一不是上帝的傑作。有雄偉的尖頂,有蜿蜒數里上面有如萬里長城似的的平頂山,有像巨大森嚴的堡壘,也有望不見頂的懸崖。此外湖邊還有許多形狀迴異的巨石,給遊客很多想像的空間。即使在炎陽高照之下,我們都寧願站在上甲板不停地拍照,不願失去這稍縱即逝的美景。
根據美國國家地理雜誌的報導,近年來由於乾旱和蒸發Lake Powell的蓄水量已降低了三分之二,所以我們除美景外,又看到了奇景。水位降低後,原來在水面下的岩石裸露出來。這些岩石中都含有大量的紅色氧化鐵,浸泡在水中多年後,氧化鐵被溶在水里,露出了白色石灰岩的本來面目。於是我們看見了由紅色,粉紅色和白色組成的三色岩壁。能不讚嘆造化的神奇嗎?
造化的神奇還不至於此。我們的船進入了一個山窮水盡疑無路的支叉,幾次我們如置身在一個四面都是三色峭壁的小湖,但船頭一轉,又進入了一個更美的小湖。船長告訴我們下一步的探險是上岸尋找神秘的彩虹橋。沿著谷底的羊腸小徑,順著碧綠的小溪和溪旁同水一樣綠的小樹,我們在走了不到一英里後看到了半截彩虹橋,如一頭大象的長鼻從山壁中伸出著地。繼續努力前進,整個石拱門式的彩虹橋就已清晰在望。這一景是全程的最高潮。

由於游船發動機的故障,我們在湖中多停留了兩小時,全程花了九個小時才回到Page。回程中歇了手中的相機,悠閒地欣賞山景湖色。

What a wonderful time, you bet!

當晚我們開了校友會。應樹經同學已把所有在場校友的成大畢業照放入了他的電腦。當每一位同學上台去介紹自己時,他(她)的畢業照就被projector放大在他(她)背後。驚訝的是我們似乎還沒有太老,還可以在照片上看出是本人。趙恆生同學夫婦向我們介紹了他們創業的艱辛;感謝美國的制度,按規定辦事,事業就會成功。

每次參加同學聚會總是會遇到幾位久未見面的老同學,這次也不例外。成大同學裡姓俞的不多,因此我對土木系的俞能根同學老是念茲在玆。這次總算見到了他們夫婦,太高興了。我和中文系鄭美心同學也是過去很熟的;可惜她的同班同學丁母印這次未能成行,我們曾在成大共同參與過很多活動。此外黃鴻義同學是我在建中的同期同學,黃君夏和陳超是化工系的學姊。這些同學都是近五十年沒見了。我好像來美後沒見過李自潔同學,但一見他就知道他是李自潔,可見他實在沒變。因此我也呼籲老同學們多參加這類的聚會,你會有夢想不到的收穫。

 

 

Sunday May 21, 2006

 


第三天我們仍舊一清早出發去看屬於Navajo地區的Antelope Canyon羚羊谷。該地離Page不遠。旅遊是由當地的Navajo族印第安人安排的,大部的司機兼導遊都是壯碩的印第安女性。
羚羊谷是在1931年被一位當地的印第安女孩發現的。它的形成可能是由於萬年前這一巨大的岩石上有了一道裂縫。山洪爆發時,湍急的水流一而再,再而三地沖向這道裂縫;經過了千萬年的沖刷,急流和漩渦把山縫雕鑿成上窄下寬似螺旋狀的石洞。當陽光從頂上的縫隙中照射下來時,光柱襯上紫、紅、白三色的圓弧形石壁,讓洞中彌漫了一種氤氳的光彩,顯得分外神秘。這種奇景祇能用“鬼斧神工”四個字來形容。記得前幾年去埃及金字塔附近參觀時,也去過一個已頹廢的人造神廟。固然那裡面到處都是排列整齊,刻有古文字和圖畫的大石塊,但和這自然形成的石洞比較,人造的僅是壯觀而已。
回到Page我們又繼續當日的Navajo印第安人保留區之旅的第二程,前往位於Utah 和Arizona 兩州交界處的Monument Valley Navajo Tribal Park。兩個小時的車程後,平坦的大地上開始出現了拔地而起的山巒。首先看到的是被尊稱為El Capitan的火山遺跡。山不大, 但其險峻雄偉令人無法不讚嘆。去時匆匆一眼,回程時我們要求司機停下車,讓大家盡情欣賞。

緊跟著我們就看到了接二連三在平地上矗起的紅色山巒。在快速行駛的車上我們的感覺猶如騎在西部電影中的駿馬上,沿著這些奇狀怪態的山頭奔跑。遺憾的是車旁沒有呼嘯的紅人戰士,更沒有震耳的槍聲。事實上這些山頭的形狀早已被早期的西部電影深印在我們的腦海中了,但當親眼目睹了那高聳雄壯的山形時,我們頓時就感到了自己的渺小。

車前捲起一陣沙塵風讓我們感到了大自然的威力。是這些風和雨把原來連綿的山峰雕蝕成了今天的山巒。每個山頭的底座堆滿了岩石的殘礫,這就是歷經了千萬年風吹雨打而分化的証明。這一座座無言的山頭如果有知的話,定能告訴我們許多驚人的滄桑往事。而在它的靜穆中,如面對那號稱三姊妹的三座石像,我感到身邊的光陰在一絲絲地溜去。它在繼續地風化中,我在繼續地老去。百年後,它可能還看不出改變,而我已成灰了。人世的功名利祿真是值得留戀與驕傲嗎?

 

 

 

Monday May 22, 2006

 


第四天清晨我們離開了Page前往Grand Canyon North Rim即大峽谷的北崖。在地主趙恆生同學的推介下,我們在途中拜訪了在Marble Canyon的 Lee Ferry。那是一段深處在懸崖峭壁中的Colorado 河。若不是鄭美心同學的一張明信片的幫忙,我們還真找不到這個隱蔽中的美景。
往大峽谷的北崖的路上的風景和前兩天的砂礫式的沙漠很不一樣,這是因為海拔高了不少,沿路有松柏林木和草原。但是氣溫也降了很多,以至於一到北崖大家就趕著拿夾克出來穿。從北崖的遊客中心出去有左右兩條小徑可去觀賞峽谷的全景,左邊的小徑到Angel Point,可看的範圍涵蓋了前後兩個峽谷。在大峽谷的模型上可以看出,北崖方面有更多的分支峽谷。站在Angel Point我們看到了大峽谷部份的縱深,比從南崖朝北崖看,更可看出大峽谷之大。即使如此,我們能夠看到的還祇是整個大峽谷的十分之一而已。大峽谷的確是大得名符其實。

從北崖朝南看,最觸目驚心的是在那數千呎的谷底居然還有一道巨大的裂縫,深邃不可見底。這是峽谷中的峽谷,也必定是峽谷中的深淵。
辭別大峽谷北崖我們遂奔向最後的一站,Zion National Park。想像中那裡的風景大概也就是前幾天看過的紅土風情了。于同根同學告訴我們在Park外某地有一家中國餐館,我們可以在那裡吃晚餐。在誤打誤撞下,我們居然找到了這家餐館。可惜因為進入公園後有個山洞要過,而大型車必須在晚上八時前通過,我們忍痛放棄了大吃一頓的期望。

Zion National Park東南入口的山洞完工於1830年。當時的車輛狹小,洞內兩輛小車可以對開,但大型車進入後,祇能單向行駛。山洞約有一哩多長,每隔一段路右邊的山壁就出現一個窗戶似的開口,可以看到外面的千丈峭壁。可見這個山洞是沿著山邊開的,工程難度很大。過了石洞我們剎然似乎到了另外的一個天地。這裡的山石都是由一層層的紅色石板組成的。經過地殼的變動,這些地層忽上忽下,前後扭轉,形成了像做千層蔥油餅的麵團。面對著長在這些各種形狀的紅麵團上的青綠的小樹,襯著背後的藍天白雲,這畫面簡直是一個人間的仙境。我祇能張著嘴,瞪著眼看著這仙境隨著車行在我面前慢慢消失。峰迴路轉我們終於進入了Zion山谷。這時天色已晚,祇見到路兩邊儘是高插雲天的高山峻嶺。當晚住宿於谷中的Zion Lodge。

 

 

Tuesday May 23, 2006

 


Zion 山谷是Colorado河的大支流 Virgin河的源頭。千萬年以前Virgin河定是一條洶湧的大河,洪水和它所帶的冰雪在山裡沖出,所到之處山巒為之變形。目前這一段的Virgin河祇是一條涓涓細流,留下了谷底兩旁形形式式的懸崖峭壁見證了往日驚天動地的變遷。
為了保護谷中的自然環境,公園內不准遊客自己開車遊覽,主道上有園中的遊覽車隨時接送遊客並講介遊覽勝點。公園中有各種難易度的步行小徑、大小瀑布、騎馬和攀岩活動。據說這裡的攀岩難度僅次於攀登Yosemite的大岩石。我們在園內有將近一整天的自由活動,也看到了爬在半山腰上的攀岩客。據說攀到岩頂要兩天半,走下來也要一天的時間。

當晚六時我們結束了這次的同窗之旅,離開了Zion National Park返回Las Vegas。 車從公園的西南門出去時,看到了門外不遠處也有一家中餐館,可惜來時不知道,錯過了大吃一頓的機會。但是雖然失去了口福,我們已享受了五天的眼福,享受了一次完美的靈魂之盛宴。

在建築系的于同根、劉經芝和趙恆生三位同學的通力合作下,我們不但省了錢,盡情地觀賞了美景,更受到了于同根同學夫婦沿途無微不至的照顧。在Page時同根夫婦第一天早晨為大家煮了白煮蛋,第二天白煮蛋升格為茶葉蛋,第三天還買了泡麵準備為大家消夜。沿途在車上他們不時地拿水、香蕉和零食給大家。最後一天的下午同根怕大家在返回Las Vegas的路上餓了,臨時找了一家快餐店為每人買了一個豪華漢堡或魚堡充飢。我們都是七十歲的人了,看到他轉身又去張羅吃的東西時,我不僅想起了朱自清的“背影”。
關於我們 | 最新公告 | 校友會活動看板 | 校友會活動照片 | 校友會動態 | 校友動態 | 校友園地 | 校友互動社群 |
母校動態 | 就業機會 | 贊助校友及廠商 | 網站連結 | 會員專區 | 網站導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