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大學大紐約區校友會(www.ckuaagny.org)
電子郵件  ž 
FAQ 常見問答集  ž 
登入  ž 
回首頁

成功大學
成功大學校友全球網站
北美洲成大校友聯合會暨基金會
大紐約區校友會Facebook
大紐約區校友會Facebook 粉絲專頁


校友會動態
Saturday, September 21, 2019 
校友會動態 2006活動
2006活動
2006-05-19 成功大學早期校友美國大西部之旅

猶聞征騎鎗聲厲              

            紅番呼嘯動地來

成功大學早期校友美國大西部之旅

謝秀文 (中文1960)
2006-06-18發表於美南週刊503期

 

 

 

我成大早期校友,如今多已年過古稀。最近在劉經芝、趙恆生、于同根三位學長的籌劃、召集,以及多位學長的協助之下,我們以47(1958)年畢業校友為主,一行四十餘人,於零六年五月十八日,齊集於拉斯維加斯(Las Vegas)。次日包遊覽車,前往猶他(Utah)、亞利桑那(Arizona)的國家公園Bryce Canyon、 Lake Powell 和 Grand Canyon North Rim紅人區等地,連續六天,一則暢敘離懷,二則遊山玩水,再則深入紅人區,對印第安人的風土民情作廣泛的探訪和了解。因而此行可名之為「敘舊」「採風」之旅。其實在筆者自己認為,這該是一趟三三之旅。所謂「三三」是指三溫暖、三色景、三感受。

一, 三溫暖

五月十八日,在農曆上尚屬四月,初夏而已。因此在我個人的習慣認知上,此時的拉斯維加斯,應該是一個乾燥、涼爽的沙漠賭城。沒想到,一下飛機,「拉」城來個「熱烈」大歡迎,高溫一百零一度。害得我和內人下機後,一頭鑽進Riviera Hotel,除了拜訪住同一旅社的領隊于學長夫婦、袁學長夫婦之外,整個下午和晚上都未敢外出遊覽。因為我對溫差特別敏感,深恐外出中暑發生意外,影響大家的遊興。不過,這「拉」城的「熱烈」相迎,雖然已經讓我們喜出望外,而更讓我們喜出望外的是;十九日晨,我們自拉斯維加斯,驅車往紅峽谷(Bryce Canyon National Park)進發。兩三個小時後,車行於海拔八千多英尺的山區中,山上山下寒帶松林密佈,林間積雪雜陳。再前行,過一小湖,湖水澄澈,湖濱白雪皚皚,茂林青青,和着藍天白雲,一同映入湖底,畫面亮麗。整體景觀極似加拿大的露易絲湖。不過欣賞寒帶美景之餘,難免也要承受些寒氣襲人的「冷」意。及至紅峽谷,以及之後數日的景點,除了Grand Canyon North Rim 低溫並不見冰雪(只見到幾粒黃豆大的小冰雹),讓大家亮亮冬裝之外,多是不熱不冷的宜人氣溫。當然,二十三日全程結束後,大家難免再回到拉斯維加斯的「烤箱」裡烤一烤,然後帶着滿身的「溫暖」,登機回家。就這一點來說,我好像享受到了一套突出的「三溫暖」。

二, 三色景觀

古有三種色彩組成的「唐三彩」。我們這幾天似乎碰到了「今三彩」。因為我們這幾天所遊覽的景區,幾乎完全由紅、綠、白三色組合而成。我們看,我們所到之處,不論是山野、峽谷、懸崖峭壁,幾乎完全由紅中透黃的紅山、紅石、紅土為主體,以綠水、綠色植物、白色條紋為陪襯,所呈獻的大景觀。連土著居民都是紅的。現在讓我們看看這幾天中,所見識到的不同型態的三色景觀;

 

    一、下陷型的三色大峽谷;如十九日玩的Bryce Canyon和二十二日去的Grand Canyon North Rim兩處峽谷,它們有多種類似之處。第一都是以紅色為主體色系的大峽谷。第二都是由平地走到邊沿,再向前、向下觀賞的大峽谷。第三都可以自邊沿順著平平的,但兩旁全是懸崖峭壁的小山脊,向峽谷核心走上一段,走到盡頭,雙腳幾乎都是立於四面皆是萬丈深淵的「點」上。環視腳下,四面八方好像全是身著深紅透著黃彩軍服的千軍萬馬,從深深的谷底,努力的向上拉高、拉長自己。有的止於深谷中層,與谷底的古松爭高下;有的高可數丈、數十丈,有的頭戴小白帽,有的頭上頂着青松,有的身繫白玉帶,一排排、一隊隊、一簇簇,陽光閃爍下,好像一起向着你大笑,向着你吶喊。令你飄飄然不知今夕是何年?

    二、 迷你型的三色小峽谷;如二十日拜訪的羚羊峽谷(Antelope Cayon)。從谷口小停車場,我們踏著紅沙,頂著烈陽,順著平平的小路,魚貫近入僅可一人入的谷口。谷內狹窄陰涼,兩壁高可數丈,全由紫紅岩層,間以細白條紋,層層積疊而成。據導遊說,就算極細微的一小層,在海底也要經過幾千幾萬年的沉積。兩壁壁面凹凸歪扭,但彼此相近而不相連。有時兩壁迴旋扶搖直上,而中空一線仍可仰見藍天綠樹點點。墾丁的「一線天」,「天」成直線,而這兒的「天」是曲線,而且由於壁岩交錯,有時看不到天。谷長雖僅百餘公尺而已,但因谷內道路曲折,怪石林立,如「獅身人面」「鯊魚翻身」等等天然造型栩栩如生。讓我們留連久久不忍離去。

    三、紅山綠水浴盆紋;二十日乘船遊湖(Lake Powell),該湖看起來不大像湖,到像一條水流靜止的長河,且支流峽灣特多。我們自Lake Powell Resort乘遊船,至Rainbow Bridge小碼頭止,來回船行近七小時,這也不過走了湖區全程的一部分而已。沿途紅山綠水,Glen Canyon Dam、羚羊島(Antelope Island)景色特異而綺麗;城堡山(Castle Rock)、塔山(Tower Butte),一處處平地紅岩層層疊疊突起,直立、高聳、平頭,遠看像極了紅紅火火,頂着滄桑歲月的寶塔、古堡、斷垣。其實湖面開闊處,兩岸莽原漠漠,突起的小型紅塔、土堡隨處可見。湖岸幾全為岩層、矮山崖壁。壁面多陡峭平整,或受歲月風雨剝蝕,或受某些礦石的反光,或受水漲水落留下白色條條橫紋(土人稱浴盆紋Bathtub Ring)的種種影響,有的壁面形成各式自然彩色圖樣,土人稱之為「沙漠壁毯」,經湖水映照,看起來頗像排排紅翠屏風。湖面窄狹灣曲處,兩岸懸崖峭壁,險勢遠遠超過「三峽」。我們船至Rainbow Bridge小碼頭之前,就經過這樣一段險灣。到了小碼頭,棄船沿岸邊荒野山路步行。途中俯視腳下,野草小樹綠得發亮,這應該是此地零汙染的傑作:仰望頭上懸崖,幾座紅中透紫的山劈,好像仙人在頂上打破了大醬油缸,淋得它們自上而下,滿頭滿臉的條條黑汁,有位學長則幽默的說:「那應該是孫悟空當年,一棒打破黑魔王的腦袋,流出的黑腦漿。」有道理!這條條滴滴的墨汁紋,算是這紅、綠、白三色湖山的外一章吧。約三四十分鐘至彩虹橋(Rainbow Bridge),橋形灣灣似彩虹,它是由整塊弓形暗紅巨石,自小河谷的一面山坡,超越河床,直落對岸地面。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真是令人嘆為觀止。

此外尚有幾處高山特景,也都是以紅色為主;如第一天,在快到紅峽谷的路上,見識到了幾座「美式火燄山」。因為那幾座無樹無草,光禿禿的山勢形態,以及紅中透紫的色彩,像極了絲路上的「火燄山」。因此筆者忍不住就送它們這麼一個雅號。再者,第五天(二十二日),住進Zion National Park,四面大山,在斜陽映射下,真是紅光環照,美不勝收。次日乘短程巴士左走、右走,鑽來、鑽去,總是出不了紅山翠谷的手掌心。奈何!最妙的是,在二十三日回「拉」城的路上,見識到了幾座,剛剛從機器裡擠出來的「巧克力奶油冰淇淋」山,和暗紅乳白的「千層蛋糕」山。當然,這是筆者一時興起,給它們的封號。記得當時在車上,我話一出口,袁學長就說:「秀文一定是餓啦!」。是的,如果真能吃,那就不但如杜甫所想「安得廣廈千萬間」(一),讓「天下寒士」有得住,如今更能讓「天下寒士」有山大的「冰淇淋」「蛋糕」可以吃了!該有多好。

三, 三感受

所謂三感受就是震撼、欣慰、無奈。

    一、震撼:此行使我感到驚奇,甚至於震撼之處頗多。如見識到紅光撲頭蓋臉的大峽谷,或紅山綠水而山形如塔、如堡、如古城的湖區特異風光,或荒漠中處處平頂紅山的紅人區時,都會讓我有這種驚奇、震撼的感受。因為我看慣了「青山綠水」「遠山如黛」的自然美景。像桂林山水,雖然它也是特殊地質,所形成的系列山水景觀,但面對它時,就像在欣賞一幅淡雅,而意境深遠的國畫。給我的感覺是清爽、柔美、細緻。而這兒的場面和色彩,給人的感受卻是強勁、粗獷、狂野、震撼。尤其是當我從「park news」上瞭解到,若干萬年前這一帶完全是在海底,在海下面經過多少億年的層層淤積後,在一次地層變動中,被推出海面現在的高度,然後再經過若干萬年風和水的作用,於是成就了現在的地貌。難怪不論是地平面下的峽谷,還是湖畔上的塔山、石堡,還是紅人區的紅山,全是一層層,好像人工刻意修建的一般。而且同區各山的石層和山頂,幾乎全是平行的,原來這些紅山的山頂,正是當年從海底被推出海面的同一平面。能不令人震撼?

    二、欣慰;想一想真是值得欣慰。這經過多少億年才形成的超級美景,居然讓只有數十年生命的我適時趕上。而且更有此機會,多日來連續觀賞到、瞭解到此地紅山、紅土、紅人的實際狀況,能不感到欣慰?

    三、無奈; 五月二十一日,我們乘巴士,直入紅人區一個山坡地上的招待中心。此處視野開闊,遠山、近景,盡收眼底。來之前聽說, Navajo族尚有八九千人散居此區。然而,放眼望去,除了此處為觀光服務的幾棟房舍外,看不到紅人村落,甚至於看不到幾戶農舍。怪哉!我們少作休息後,換乘招待中心可坐十多人的越野敞篷車,披著豔陽,漫遊於蒼茫荒漠、類塔類堡的紅紅山巒間。環顧此處,原野空曠,但除了叢叢矮矮的沙漠植物外,似乎看不到任何農作物,就算一般青草也很少。其實,包括這幾天我們拜訪過的所有紅山綠水區,除了偶爾少量的牛馬之外,從未發現過農業生產。我們想,在一兩百年前,沒有觀光收入的那個年代,此地的土人,將如何存活?正思考間,我們停在一個一人多高,圓圓紅紅的土堆前。這土堆紅的與大地色彩合一,看來很像國內北方新起的墳頭。而另一邊卻開了個矮矮的小門,有人正在進入,我想一定又像到西安一帶旅遊一樣,下去參觀什麼公主、王爺的古墓。想不到,進去一看,原來是土人的傳統居室,難怪從山坡上看不到農村房舍!該房外觀看起來矮小不起眼,但室內因下挖約一公尺餘,頗為寬敞,陳設古老。據說此屋冬暖夏涼。我們到達時,一位著紅人服飾的老婦,正在用Navajo族的捻陀,熟練的表演古法捻製毛線特技。獲得訪客們不少掌聲和獎賞。掌聲中,更令我連想到當年他們的生活,實際上似乎遠比想像的還要艱困。之後,我們繼續乘車漫遊。由於路面原始,我們車隊所到之處,黃沙陣陣,撲頭蓋臉。有學長說:「今天旅館浴室的下水道會完全堵塞!」更有學長接腔道:「沒關係,反正是趙恆生學長的旅館(二),肥水不落外人田嗎!」說得大家都笑了。再者,山野雖然看來平廣,但因土質鬆軟,受水與風的浸蝕嚴重,到處是坑坑洞洞,或小型峽谷。車子跑起來,忽上忽下,頗有騎馬的果效。袁學長說得好:「我們在享受顛簸之『樂』。」中午我們被安排在群山環抱、觀景點極佳的山野涼棚下用餐。此區所有服務人員全為紅人。我們的司機,看起來就很像當年西部電影裡的紅番大酋長。聽說約翰韋恩當年的西部片,很多就在這一帶拍的。說不定他也曾在這兒落過腳、吃過飯哪!說着說着前面黃沙滾滾,好像又聽到征討土人的騎兵鎗聲大作,紅番呼嘯動地而來似的。原來是其他遊客的車隊飛馳而過而已,不禁啞然失笑。於是我坐下來,手把美食,坐觀美景。此時的我,應該正如王羲之當年所說的「足以極視聽之娛,信可樂也」(三)。而我卻樂不起來,心中總是飄盪着,茫茫然不知是喜是悲的無奈感!其實,筆者多年來,地球村跑跑,每當遇到類似「紅人區」,這樣帶有悲情色彩的景點時,這種感覺總是油然而生。奈何!?

想到這幾天,我們來此遊山玩水,所到之處美則夠美,但全是些鳥不生蛋的荒山野嶺,紅沙大漠。然而這兒卻是土著紅人生命之所寄。我們想,當初土著先民們,為什麼要來這種地方定居?是為了觀賞這兒的美景嗎?顯然不是。應該是人類間求生存的自然推擠所造成。就像這塊土地一樣,原本是在海底,是在某個時段,被某種力量,推擠超出海平面幾千英尺而形成現在這種樣子的。我們進一步想,當年哥倫布發現新大陸,漸漸開拓了歐洲人的生活領域,相對的也壓縮了新大陸原住民的生活空間。在那個歐洲人紛紛向外開拓的時代,英、法也曾挾船堅砲利之勢,來亞洲、來中國。所幸中國當時是塊擁有幾億人口的大頑石,一口難以吞下。不然,我們現在也許正在康藏高原上涼快哪!當然,人類求生存的自然推擠,很難說誰對誰錯。就像獅子餓了要吃人;人類客人來了要殺雞宰羊。都是物競天擇、弱肉強食的自然規律。怨不得誰!

聽說此地土人稟性善良、守舊、嗜酒,不太習慣於理財,或生活上的長遠規劃和開拓。其實這是世界上,所有少數族裔共同的尷尬境遇。因為他們處於「現代」,但對「傳統」割捨不易。因為世界上不論任何族裔,對自己的「傳統」都有著承繼和發揚的使命感。在此重責下,要完全成功的走入「現代」尤屬不易。因之,多數人茫茫然不知「心歸何處」?好在政府對他們照顧有加,堪可告慰。

總之,此行收穫豐碩,但亦感慨萬千。謹附小詩於後,以記所感。

成大校友古稀客,
土人國度尋風采。
羚羊谷中藍天小,
城堡山前翠屏開。
艷陽烈烈臨荒漠,
黃沙陣陣撲滿懷。
猶聞征騎鎗聲厲,
紅番呼嘯動地來。

附註:

註一、杜甫<茅屋為秋風所破歌>;「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 俱歡顏」。

註二、我們自五月十九日起,連續三天住Page, Arizona之Super-8 Hotel。 該旅館為趙恆生學長所經營,讓我們方便不少,也省了不少開銷。 非常感謝。

註三、見王羲之<蘭亭集序>。該「序」為當年王羲之於暮春三月,與 友人集會於蘭亭遊樂之作。與我們此時的「情景」頗類。

全文完

零六年六月六日於休士頓

關於我們 | 最新公告 | 校友會活動看板 | 校友會活動照片 | 校友會動態 | 校友動態 | 校友園地 | 校友互動社群 |
母校動態 | 就業機會 | 贊助校友及廠商 | 網站連結 | 會員專區 | 網站導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