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大學大紐約區校友會(www.ckuaagny.org)
電子郵件  ž 
FAQ 常見問答集  ž 
登入  ž 
回首頁

成功大學
成功大學校友全球網站
北美洲成大校友聯合會暨基金會
大紐約區校友會Facebook
大紐約區校友會Facebook 粉絲專頁


校友園地
Saturday, September 21, 2019 
校友園地 2002 2003
2002 2003
湯立恆:夜遊湄南河 醉臥獅子城


 

夜遊湄南河 醉臥獅子城


湯力恆(化工1963)
發表於大紐約區校友會2003年年刊


二○○一年十一月同學們在高雄、台北大團圓時,李武台邀大家次年到新加坡再聚,慨允落地後所有的費用由他負責。我開玩笑地問,"包括那些招待?" 答道:"祇要你開得出口",被將了一軍。正好定居泰國多年的林金亮也請同學去玩,才有了去年年底的泰新行。回到紐約後,大概是在泰國時馬殺雞次數太多,變得很懶散。這篇遊記一拖再拖,讓恆壽提醒了幾次,半年後終於脫稿。

一波多折

身振自告奮勇籌辦泰新行,從年初開始便電子郵件滿天飛,越洋電話費也花了不少﹔可惜方案一變再變,始終未能定案。旅居美國的同學等得有如熱鍋上的螞蟻,千祈萬禱,只求身振不要安排我們到金門。

折騰了幾個月,身振因忙著籌備中國化工學會年會,分身乏術。危急間,森一/惠瓊挺身而出,這時已是十一月中旬了! 湊巧森一有個表外甥女林麗明女士(Lisa)服務於旅遊業,便請她幫忙。Lisa接到表舅的指令後,不敢怠忽,一天內擬定了初步行程,次日依原定計劃帶父母到日本觀光,細節及follow up便交給同事處理。森一兄嫂為確保大家能成行,電話、電傳及電子郵件不分晝夜地湧向磐宇旅行社。Lisa的同仁叫苦連天,最後哀求二位別再騷擾,讓他們專心工作,保證不負麗明之託。

十一月二十七日我回到台北後,惠瓊嫂還為了新加坡的旅館安排來過幾次電話,熱心感人! 十二月三日晨大家在中正機場集合搭機前往曼谷時,紛紛向森一兄嫂及麗明致謝,也感激身振事先的努力。

泰姝/泰銖

筆者是華航的忠實顧客,印象中華航的空中小姐姿色都過得去。多年前光顧過一次西北航空公司,服務員都是媽媽桑,沒啥看頭。這次在泰航的班機上可大開眼界! 本來以為泰國地處熱帶,老百姓一個個膚色黑黝,身材矮小,因此當我看到好幾位模特兒身材、膚色賽似水蜜桃的俏妞時,不禁心存疑竇,她們是泰國人嗎? 攔住其中一位探詢,答案是"Of course"。原來泰北氣候溫和,泰人和雲南水夷族的混血兒長得特別好看,水晶晶也! 致聞及進義找了各種藉口和俏妞搭訕,要水、索麵,糾纏不休。進義此行打單沒人管,倒虧得曉雲沒給致聞臉色看。阿義回到明州後,還為此吟詩作詞,沾沾自喜呢! 後來在泰國的幾天內證實了雖然大部份泰人皮膚漆黑,但長得潔白的也不少,我們的嚮導阿Bo便是一例。

泰銖對美金的折換率大約四十比一,當地物價又低,因此美金非常耐用,大家猶如早年回台灣一樣,個個成了闊佬。二小時的按摩祇要十五元﹔與人妖合影小費五毛即可。曉雲在格蘭島的沙灘上,由三位泰國婦女服侍梳了一頭非洲小辮子,耗時一個半小時,所費不到美金四元,人工之低廉,令人難以想像。


小朱和阿Bo 

您知道泰國的電線桿是方柱形而非圓柱形,道理為何嗎? 聯合國毒蛇研究中心為什麼設在泰國? 這些是嚮導小朱問我們的,讀者可有了答案?

話說我們一行十三人出了曼谷機場,Lisa帶著大家奔向一輛標示著"泰國新魅力"的遊覽車。迎面而來的是一位身材瘦高,一頭金黃色亂髮的年輕人,自我介紹是此行的嚮導。這時大家面面相覷,不約而同地抽一口冷氣。哇塞! 怎麼會碰上一位阿飛來導遊? 美女獻花後,車子駛向有"東方夏威夷"雅稱的Pattaya,也開始我們五天四夜和小朱、阿Bo、司機阿財朝夕相處(除了睡覺)的甜蜜生活。原來我們的嚮導名小朱(豬的諧音,乳名也!),是曼谷出生的華僑,到台灣唸過中學,因此國、台語俱佳,英語也略通。

小朱雖然才二十九歲,當嚮導已多年,經驗豐富,人既聰明又肯學,一路說笑逗趣,讓我們開懷解勞,很快地大家對他的印象便大大改變。他看起來雖放蕩不羈,但心地善良﹔我曾見他塞了一把鈔票給坐在路邊的一位殘障婦人,還聊了幾句。每次上車坐定後,不管多疲累,他的一句"沙瓦地卡"(泰語,嗨也!)總是引起大家的共鳴,頓時精神大振。

阿Bo是小朱的助手,一位身材高挑,眉清目秀的泰國女孩。她擁有大學文憑,曾在當地觀光局服務,因嫌工作單調、待遇太低而轉行。據聞泰國大學畢業生的平均月薪約美金二百元,而旺季時導遊每個月可進帳$2500,即使淡季也有$1500,難怪年輕人趨之若鶩。有次在秀場外吃榴槤時(小朱請客),一位來自湖南的中年太太問我阿Bo是否為中國人,誇她長得真好看,我轉譯給阿Bo聽,她笑道人妖比她好看得多﹔我說假女人豈能跟真女人比。森一兄嫂的公子恆敏(Herman)和小朱、阿Bo年齡相若,三人打成一片。每天晚上我們這些老人家就寢後,他們仍外出尋樂,令人羨煞。我跟Herman暗示湯伯伯也想跟著去見識,他滿口答應,但不曾邀過我,真不夠意思。大夥起鬨要Herman乾脆和阿Bo配成雙,這樣我們可舊地重遊。

純按摩

到了泰國而不去享受按摩,那就入寶山而空返了! 在芭達雅的時候,我們天天去過癮一番,每次是不同的滋味─泰國古式按摩(指壓)、精油按摩(三溫暖)及腳壓。到了按摩院,大夥一字排開。剛開始還聽到談笑聲,穿插著呻吟聲(痛苦或痛快,那就因人而異了)﹔每個人忍痛的極限不同,因此有人請小姐"包包"(輕一點),也有人要"娜娜"(重一點)。包娜娜(台灣早期歌星)的芳名此起彼落地響個不停。但沒多久,房內一片寂靜,祇間歇地聽到鼾聲﹔在外奔走一天,都已疲累,再加上無情的搥打,一個個見周公去了。

有一次Herman及阿義在我鄰榻,這對老少和按摩小姐打情罵俏,幾乎演出雞殺馬的場面。Herman體格魁梧,小姐直呼 "Big Man"。賢侄忙不迭聲地 "Sorry",事後小費當然從優。阿義享受之餘,誇讚小姐玉手感覺上像十八歲,他要佳人依據皮膚猜測他的年齡,答案竟然是七十。惱怒之下,打鐵了(沒給小費)。

金亮來訪

知道同學們要到曼谷,林金亮非常興奮,他一直跟身振保持緊密聯繫,在我們前往芭達雅途中來電話約定四日晚上在旅館大廳見面。當天欣賞完聞名遐邇的人妖秀及享受過正宗的泰國古式按摩後回到旅館,祇見大廳沙發上坐著一家三代。其中一位瘦小精悍的老頭頗似賴主任,我一看就認出是金亮。同學中大概祇有他身材未變,也許是三度新郎倌太勞累了吧! 大家趨前相晤,金亮一個也認不出來,硬是不相信滿頭銀髮的紳士是"教授"(恆壽)。進義要拿出I.D.來才能證實自己的身份。也難怪! 到底是三十九年沒見面! 咖啡座小聚後,約定次日下午續談。屆時金亮兄嫂帶了一大堆土產水果來話舊,大家都不勝唏噓。當年一個個英姿風發,如今雖豪氣未減,卻都已邁入老年,可以領老人俸養金了。依依不捨道別後,雖說"下次見",但孰知何年何月?

醉臥獅子城

在湄南河上狂度我的生日後,次日從曼谷飛到新加坡。地主武台、子仁及連襟福騰(也是成大人)偕嘉惠和女兒、幸惠(她沒去泰國)來接機。除了舍妹立德及筆者外,其他同學都住在當地最高的旅館。這次團聚到了十四位同學,以旅居美國居多(恆壽、森一、致聞、進義、漢川及筆者),台灣次之(福義、賢文、身振、陵援),頌勳來自down under,錦昌特地坐火車從吉隆坡趕來。

二位主人費盡心思安排緊湊的行程。大排擋的小吃(其實是山珍海味),觀


關於我們 | 最新公告 | 校友會活動看板 | 校友會活動照片 | 校友會動態 | 校友動態 | 校友園地 | 校友互動社群 |
母校動態 | 就業機會 | 贊助校友及廠商 | 網站連結 | 會員專區 | 網站導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