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大學大紐約區校友會(www.ckuaagny.org)
電子郵件  ž 
FAQ 常見問答集  ž 
登入  ž 
回首頁

成功大學
成功大學校友全球網站
北美洲成大校友聯合會暨基金會
大紐約區校友會Facebook
大紐約區校友會Facebook 粉絲專頁


校友園地
Saturday, September 21, 2019 
校友園地 2008
2008
周俊良:怕什麼

 

怕什麼

 

周俊良 (電機1951)


來到人世間已經八十個年頭,回想起來,打從有記憶起曾有過無數次的擔心與害怕,常害怕人生旅程隨時都會終結。在漫長的歲月裡害怕過的事情,有性命上的威脅,有心理上的壓力;有精神和情感方面的挫折,也有事業上的成敗,到老更有健康方面的怕東怕西。

「死」是一般活著的人的共有「怕點」,若問除了怕死之外,「最」怕的是什麼?那肯定不會有個標準答案;有些人凡是「怕」的都是「最」的,一個女孩一旦被蚊子叮了,她告訴別人說「最怕蚊子了」,第二天被蟑螂嚇得花容失色,又說最怕的是蟑螂。

一生中可「怕」的事事物物多得數不清,雖然在感受的程度上可以作個比較,但絕對說不上那一個是「最」的,何況不同的人對同一件事「怕」的程度也不同。有的人會被鬼嚇死,有的人根本目中無鬼;有的人怕家裡的河東獅,有的人卻反過來是他家那頭母老虎所「怕」的對象。

不過凡怕得入了夢且成為惡夢的,必定有相當程度的可「怕」,但是仍然不能說出它是「最」或「不最」。凡時常在夢裡出現的,肯定是在日常生活中縈繞不去的可怕事。

然而,在夢中出現頻率高低、期間的長短和其先後,都反映出你一生中怕過些什麼,怕的程度又如何,在那一個階段有過那些「怕」。有的因為事過境遷,不再念茲在茲,過了一段時間也就不再在夢中出現;有些害怕的事情雖然已經明知不會再發生,但因為當時實在過於害怕,日後偶而想起,也還會再在夜夢中反射出來。

將近八十年來,因為都是在動亂、天災人禍縷縷不絕的時代中走過,使個人害怕的事情,髓著歲月增長和時局的變遷有增無減,而多得難以計數,經歷過的夢魘也不勝枚舉。其中以“怕考試”為甚。

從九歲開始啟蒙上學到二十二歲大學畢業,曾經歷過的大考、小考、期中考、期末考、隨堂考、畢業考、升學考和轉學考,再加上畢業後的就業考,身經豈止百戰;雖然過關斬將很少敗績,可是每次上陣之時,都會害怕。因為學程縮短三年,無時無刻都處於「追」趕狀態,每次考前縱然磨刀霍霍,嚴陣以待,但每當上得陣來,總是「怕」得心驚膽戰;深恐一跤滑倒,不能跟上跳了班的隊伍繼續前進事小,不能告慰江東父老則茲事體大。因為家庭背景並不富裕,能背著書包上學已屬萬幸;一旦考試失手,公費或獎助金就會隨風飄去;這樣,非但對自己是個無情的打擊,更會使得對我有無限期盼的父母感到失望;所以每當進得考場,一打開試卷,惱際首先出現的就是這些揮之不去,卻對答題有損無益的雜念。

就像在首次飄洋過海負笈台灣之初,第一次的考試就深陷胡思亂想的境地;怕一旦失敗而弄得捲舖蓋回家轉,將有何臉面見得昔日師友和鄉親?

時至民國卅八年山河變色,頓失經濟來源中斷,幸蒙政府及時比照流亡學生發放救濟金,得以維持起碼生活;但對於考試成績欠佳者政府並不一定施予救濟,因此凡以此賴以為生者,無不視考試為生死交關之大事;尤其像我等賽孫山之輩當更會害「怕」,而怕得入夢。

大學畢業要進職場,好的單位必須通過嚴格考試;因僧多粥少,競爭劇烈,經全力拼搏,才取得一蓆之地。接著職場實習期滿要考,升等要考;被選拔為出國研習人員時又要考。在公務人員出國機會極少的當時,有幸先後奉派到日本(兩度) 、瑞典、美國等國研習四次。這四次放風,個人都曾經過考選,而並非得自上峰慰勞欽點而成行者。由於無論在主觀或客觀立場上,都不容許有所閃失,所以每次都得破釜沉舟背水一戰。每考一次猶如夢魘一場,印象之深難以言表。

在國外研習時,也必須經過重重考核,取得及格證書才敢向原派單位報到。身處環境完全陌生的異國他鄉,參加與國內大異其趣的各種考試,常常會覺得失去方向,感到那末無助。同時每臨考場總會想到一定要能衣錦榮歸,因而在精神上難免受到相當程度的折磨。每當想起,不禁不寒而顫!

退休遷移美國,因不能坐吃山空當寓公,必須再次投人職場賺錢養家糊口;自知身處異鄉,不能高攀只能低就;覓工時發現那些職位低收入也不高的工作,也得經過“考試”,至少面試才能獲得青睞。

第一個四塊七毛五一小時的文員工,經過interview 獲得。這是來美之初首次在洋公司的應試,所幸考試官是我同胞而得以輕騎過關;但在應試之前對目標和獵物為何茫無所知,是否能以全身而退也毫無信心,所以考前做了幾近一個禮拜的惡夢。

第二個是文化氣息較濃,且時薪為八元的「教育」工作,職稱是公立高中雙語教育中心的助教(幹事);雖以在國內擔任過大學教職的資格應徵此一幹事職位,應該會遊刃有餘;但到底是初來乍到,對此間環境太過陌生,在考前頗有恐懼感。

工作後老闆見我年紀一大把,擔任一個連高中生都能勝任的幹事,實在太過委屈;於是亟力鼓勵我到教育廳去考一張可以進教室教書的教師執照。試想一個既沒有在美國上過學做過事,又從未修過教育學分的台灣土學士,在對於美國考試制度和方式完全無知的情況下,考到教育

關於我們 | 最新公告 | 校友會活動看板 | 校友會活動照片 | 校友會動態 | 校友動態 | 校友園地 | 校友互動社群 |
母校動態 | 就業機會 | 贊助校友及廠商 | 網站連結 | 會員專區 | 網站導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