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大學大紐約區校友會(www.ckuaagny.org)
電子郵件  ž 
FAQ 常見問答集  ž 
登入  ž 
回首頁

成功大學
成功大學校友全球網站
北美洲成大校友聯合會暨基金會
大紐約區校友會Facebook
大紐約區校友會Facebook 粉絲專頁


校友園地
Monday, September 20, 2021 
校友園地 2009
2009
鄭啟恭:我的另一半

 

我的另一半

 

鄭啟恭


【婊哥】

婚後不久,婆婆就來美與我們同住。婆婆能寫出一手工整漂亮的字,於是親戚間的書信往來,及各個婚喪、賀節、慶生的卡片都一直由婆婆代書。

那年歲末,婆婆有事需返回台北,臨行特別交待,寄聖誕新年賀卡給在美親戚時,附加一句她的囑筆問候,那樣她就不需再由台灣另外寄了。

年節在即,外子開始寫卡片給眾親友。在給最年長的姑媽寫完祝賀詞句後,就開始傷腦筋,落款應該自稱「侄」還是「姪」?

他想不出個所以然,便來問我:「妳的中文比我好,妳說應該用哪一個?」

被他高帽子一戴,我即隨口權威地說:「姑媽是女的,從女邊吧。」

他寫完了長輩,再寫給平輩。他的堂、表兄姐弟妹雖分散各處,但還不算多,不久就大功告成,核對名單無一掛漏。

過了幾個星期,婆婆打電話來說,住在洛杉磯的大姑媽很生氣,在電話中向她興師問罪。婆婆也責怪我們不該寄那樣的卡片給姑媽的寶貝兒子。

外子掛上電話,自言自語的嘀咕:「難怪一直都沒收到大表哥的回卡。」

經我追問才知道,他竟舉一反三,稱他們為「親愛的婊哥婊嫂」。這也難怪,原是要祝賀他們新年快樂,不料畫蛇添足,讓他們一家子氣得一點也不樂了。

外子還理直氣壯,「妳不是說姑媽是女的從女邊嗎?那姑媽一家人豈不也都應從女邊 …………..。」

2006-2-18 (世界日報)


【糊塗比賽】

遷出不久的女兒,回來搬取一些私人物品,走得匆匆忙忙,竟將她的手機遺留在架子上。

現代年輕人一支手機走天下,不像咱們,仍是會繼續保留電話機坐鎮家中,做為對外連絡的主角。想到女兒找不到手機,又想不起在哪裹弄丟,一定會很焦急,我兩老也不免為她擔心。

她老爸在屋堥茼^踱步,不停叨唸著:「真是個糊塗蟲,拿了這個,卻忘了那個。」

過了一會兒,他洋洋得意地告訴我:「我己經告訴女兒,她的手機在我們這兒了。」

「你同她連絡上啦?」我感到很欣慰。

「沒有。但是我留了話。」

我又驚又疑:「你留話在哪堙H!」

「我打她的手機,可是她竟然沒開機,我只好留話了。」

哎喲,倒底誰才是真糊塗?

2006-5-3 (世界日報)


【命運舞曲】

這年頭的夫妻,尤其是空巢期的老夫老妻,很時興學跳社交舞。我一向愛跳舞,但外子卻一直堅稱他沒有舞蹈細胞,怎也不肯去學。

其實,婚前我早已知道,只是自以為總有一天能感化他,使他生出興趣來。對於我的頻頻規勸誘導、軟硬兼施,他卻搬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大道理來;還一夫當關,萬夫莫敵地,打退我所派去的各個遊說團。

三十年過去,我不但沒能使他改變主意,反倒被同化,而終於將「跳舞」這一項目,由我的人生樂趣中刪除。

回想當年他追求我時,每參加舞會,總要拖著他的小弟同行。他小弟體型較高大,還是個舞林高手,他能隨著樂曲帶著妳舞出美感和動感來,與他的小弟跳舞是件愉快的事。

小弟頗有女人緣,因當時他尚無固定女友,於是凡有舞會活動,他就成了代理舞伴的不二人選。當大哥的,也就心安理得的在舞池旁「坐陪」。我和小弟在跳舞一事上配合的默契十足,使大家都誤以為我們是一對了。

這三人行的青春往事,記憶中已相當遙遠,有趣的是,誰也沒料到,小弟後來成了家,卻自動封步未再涉足舞林。原來他竟然娶了一個不跳舞的女子為妻,真是令人跌破眼鏡。

這該怎麼說呢?世界上的事,可真是沒個準兒。

2007-9-5 (世界日報)


關於我們 | 最新公告 | 校友會活動看板 | 校友會活動照片 | 校友會動態 | 校友動態 | 校友園地 | 校友互動社群 |
母校動態 | 就業機會 | 贊助校友及廠商 | 網站連結 | 會員專區 | 網站導覽